莫名其妙

  莫名其妙

   作者:烈烈风中


李建茫然的站在门前,身后跟着一名长相帅气,却面带轻佻之色的少年,心里隐隐有些后悔,自己来看望叔母就好了嘛,为啥要把大魔王带到这里来……真是的,有他在我就没有什么好事。

 

 李建就读于大木高中,而这大魔王则是他所在班里的一员,典型的不良少年,偏偏成绩又不错,在老师心中印象也是极好,种种手段层出不穷,让全班同学都头痛不已,李建被他收拾过几次后,更是视之为克星,宿敌。

 

 前天早上,叔父因为车祸不幸去世,叔母日前才刚生下一个女孩子,自己的小表妹,正直幸福美满之际,却猝遭大变,也让李建非常担心,今天放假有空,便来此探望。

 

 不知这大魔王陈莫是从哪里得知了此事,闲聊几句后,也怪李建自己嘴贱,把自家叔母相貌身材方面的问题都说出去了,也引得陈莫兴趣大发,定要与李建同去。

 

 李建虽然担心叔母,但是他又哪里敢拒绝大魔王的请求,只好答应带他一起。

 

 “喂,陈莫,我们可说好了啊,探望过之后就离开,不准有非分之想”李建抬起的手还是没有在面前之门上扣下去,转过身来,再次不放心的提醒陈莫。

 

 “知道了,你要像大妈一样啰嗦多少遍啊”陈莫被李建第五次提醒后,不耐烦的神色写在了脸上,只目光一瞪,便吓得李建双手微颤,不敢再拖延下去,敲响了大门。

 

 不一会儿,门从里面推开,陈莫带着期待的眼神望去,想看看李建这叔母是有多么美丽动人。

 

 “小建,你怎么来了?”叔母沈月因为在家里的缘故,只穿着一袭白色吊带裙,自然是遮不住样子文胸也是没有带上,登时便让陈莫看直了眼。

 

 “叔父去的那天有课没能到场,今日放假有空,自当来这里一趟”李建声音低沉,悄然观察着叔母的神情,生怕自己提起叔父会刺激到她,片刻,见沈月虽然有些哀色,却不致过度,方才放下心来。

 

 “你有心了”沈月深吸了一口气,长发微卷着披泻下来,显得有些慵倦和憔悴,却依然挤出些笑容在脸上“既然来了,总不能在门口站着,快进来吧,哦对,这位是你朋友吧?也请一起进来”

 

 ‘“嗯,好”李建点了点头,正想为沈月介绍一下陈奠,却见这厮已迫不及待的巴上去对沈月自我介绍了,也只得哑然。

 

 “阿姨您好,我叫陈莫,是李建的好朋友,听闻叔叔的消息,也很难过,便和他同来拜访您”陈莫面色沉声道,目光中也满是真诚。

 

 听到陈莫这么说,李健暗自啐了一口,这家伙脸皮真厚,明明天天欺负我,什么时候成好朋友了,心中不爽愈发强烈,却不敢发作,也拿陈莫没有什么办法。

 

 “好孩子,谢谢你”沈月笑道,让李建和陈莫在沙发上坐下,又问道“你们喝点什么吗?”

 

 李建还没开口,就听陈莫急道“阿姨不用麻烦了,听李建说,您刚刚生产,正是产后保养期,应该多休息,不能让您再为我们劳累的”

 

 沈月闻言宽慰一笑,心中也有些感动“没事,我……”“阿姨,您要知道,  【产后保养】可是很重要的”

 

 听到产后保养四个字,沈月莫名的一怔,后半句话也没说出来,只听着李建叙说着产后保养需要注意的地方和重要性,一边茫然的点着头。

 

 “……总之,产后保养的重要性不言而喻,一定要认真对待,才是对自己负责”陈莫林林总总说了好多,意犹未尽的做了个总结。

 

 “没看出来啊,你还懂得这些呢”李建更有些看不透陈莫的感觉了,他合适懂得这些东西的?

 

 “你没看出来的还多着呢”陈莫抛去一个不屑的眼神,让李建恨的牙痒痒,转脸又向沈月说道“阿姨,你说饮料在哪里放着,我去拿就好”

 

 “哦,好,在那边冰箱里,帮我拿一杯鲜奶就好”沈月被陈莫说了一通,也不再坚持自己去拿。

 

 “我也要一杯鲜奶”李建看着陈莫问都没问自己就去了,更是郁闷,只得在陈莫背后大声喊出。#p#分页标题#e#

 

 不一会儿,陈莫便带着三杯温度适宜的鲜奶回到了客厅,沈月默默的品着,总觉得和往日的鲜奶有些不同,似乎更粘稠了?不过味道还不错。

 

 三人正坐着喝奶聊天,那边卧室里响起了一阵婴啼,沈月知道是女儿饿了,想过去喂奶.却被陈莫制止,只得托陈莫去把孩子抱来。陈莫自然不会拒绝,勤快的去把小宝宝抱了过来。

 

 对于陈莫来说,当然不只是把小宝宝抱过来而已,这只是一个契机而已。只见陈莫抱着宝宝,紧贴着沈月坐下,柔声道“来,阿姨,我帮你给宝宝喂奶吧”

 

 沈月一时没反应过来陈莫要做什么,任由他把自己两边吊带拉下,暴露出自己饱满的胸脯,一只手揽在自己瓷器般的肩上,另一只手则托着宝宝含住一边乳头吃起奶来。

 

 旁边的李建看见这一幕,简直目瞪口呆:  “这……这怎么可以!”

 

 沈月也有些惊愕,正想开口斥责,却听陈默缓缓道:“阿姨,我可是学过婴儿护理的,让我这专业些来不是更好么?”

 

 沈月懵懵懂懂的看着陈莫做着一切,虽然总感觉哪里不对,但是明明陈莫说的很有道理,总不能因为感觉一点不对就否认正确的事,只得点了点头“那就麻烦你了”

 

 那边李建得到解释之后,似乎也释然了一些,不再多言,只是默默的看着。

 

 只有陈莫怀中的小宝宝,对这一切毫无所知,只知道随着本能的含住口中珍宝,不断吸吮着其中乳液,只是力有未逮,没吸上几口便已经有些饱了,干脆吐出乳头,不再动作。

 

 陈莫见状,把宝宝安放在一旁,随手捏了捏沈月刚才被宝宝吸过的右乳,略一动作,乳头之上便渗出些许液滴,竟是还有很多乳液存乎其中,更不用说没被碰过的左乳了,陈莫轻皱眉头“阿姨,这母乳挤压于乳房之中,很容易患上乳腺癌呢”

 

 “呀,这么严重吗?”沈月不明就里,只听得癌这个字吓得不轻,连忙求教“陈莫,你懂的多,教教阿姨该怎么做吧”

 

 “解决办法也不难”陈莫轻轻一笑,在沈月光洁的右乳上抚弄片刻,低头含住了那只刚才被宝宝吸吮的乳头,接着吸了起来。

 

 “啊~”敏感的乳头被陈莫含住,沈月忍不住发出一声娇吟,被丈夫之外的男人含住自己的乳头,可比被自己宝宝含住乳头带来的心理刺激多了,再加上陈莫并不像婴儿一样只顾吸取乳汁,而是运用灵巧的舌尖和牙齿不断挑逗着沈月的右乳,为她带来层层快感和刺激。

 

 见陈莫如此,沈月也明白了他的用意,是要帮自己把乳汁吸出,既然如此,沈月也不好多说什么,只能任他施为。

 

 在潮水般层层涌来的快感中,沈月也不知过了多久,只知道那些刺激越来越强,随着陈莫吸干了右乳转战左乳,沈月也不住呻吟着,身体也随着陈莫的动作微微扭动,直到陈莫喊出一声“阿姨,已经完成了”沈月才从那种奇妙的境界中苏醒。

 

 睁开眼睛,发现陈莫正笑吟吟的看着自己,想到刚才自己像荡妇一样的呻吟和举止,沈月一下子红透了脸庞,底下头去不好意思让陈莫看到,小声向他道谢“真是多亏你了,陈莫”

 

 “没事,阿姨也让我大饱口福了啊”看陈莫依然是那带着莫名含义的笑容,令沈月大感羞涩甚至不敢和他对视。

 

 “没想到陈莫你还有这一手呢”李建感叹道。

 

 陈莫故作谦虚一笑“之前有学过一些”

 

 “快到饭点了,你们留下吃顿饭吧?”沈月那边整理好了衣衫,开口问道,俏脸上由挂着些刚才残留的红意。

 

 “不,不用了,我们还有事,就不多留了”李建连忙起身告辞,虽然看上去陈莫人畜无害的样子,不过他可不敢让大魔王在这里多留。

 

 好在陈莫也洒脱的起身道别,让担心他别有所图的李建暗自松了一口气。

 

 “那好吧,以后常来玩啊”沈月把二人送到门口,二人也是连声应允。

 

 咦,刚才在叔母家都做了什么来着……走在回去的路上,李建回想着刚才的事,却发现自己不知怎的,一点都想不起来了,.疑惑的问陈莫“我们刚才在那边做了什么来着?”#p#分页标题#e#

 

 “没什么啊,就是吊唁了一下你叔父,然后就告辞咯”陈莫一脸平淡道,让李建无法看出些什么。

 

 “好吧”李建也不知该如何,干脆不去管了……过了几天,李建再次去拜访叔母沈月预知后事如何,窃听下回分解